幽幽丶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………

【柱斑】妄想症 下

这一发一定要写完,一定要写完,一定要写完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千手柱间被称之为忍着之神,还有一个能日天的宇智波斑做挚友,然而绕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忍着之神,在这一刻也绷不住了。看着精神科的门里站着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挚友,这是怎样一种感觉??千手柱间用力的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三声‘这是幻觉,是幻觉,是幻觉’。再次睁开眼睛的千手柱间指着门里的人大声说道:“看吧,我就知道是幻觉”!!!

门里的医生看着炸毛的火影大人无力吐槽,就算是幻觉火影大人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,而且脸上的失望表情太明显了啊喂!!!

医生将柱间请进办公室,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柱间一把抓住胳膊,千手柱间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竹筒,一股脑将扉间的“恶行”说了出来。“我知道,肯定是扉间跟你说了什么吧,其实他就是看不惯我整天呆在火影办公室,上次水淹办公室差点没淹死我,我不就说了句:扉间你怎么还不成家啊?你不要整天呆在实验室你应该多出去转转,街上有很多漂亮女孩子的你去看看啊,你整天呆在实验室就能找到老婆了?你呆在实验室就能生孩子了?你再这样下去我怎么跟父亲交代啊…balabalabalabala……………”医生觉得自己头都大了,额角跳个不停,跟着头大的还有门外的千手扉间,扉间觉得自己再不进去明天木叶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。千手扉间深吸一口气稍微缓和一下自己便推开门朝千手柱间走去,无视医生惊恐的目光跟还在说个不停的千手柱间,千手扉间一把拽住自家大哥转身就走。“诶?扉间,你怎么来了?我还没说完呢,这就走了??”

被愤怒中的扉间拎回大宅,顺便得到弟弟的白眼一个,“闭嘴”的怒吼一声之后,千手柱间就去墙角种蘑菇了。“啧,你这动不动就消沉的臭毛病还真是不能好了啊??”熟悉的嘲笑声响起,千手柱间抬起头笑的很开心,看着眼前的人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,南贺川的河流,打水漂的石头,还有他们比试时的山壁。千手柱间轻声的说“斑,我知道,这只是我的幻觉,我知道只要我一闭上眼你就会消失不见,所以我不会闭眼睛的,我不想再失去你了。斑,你是不是很伤心?我说了那么绝情的话,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村子却逼走了你。斑,你说我本末倒置了,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为什么?我们最初的愿望只是想建立一个没有战争的,和平的净土,然后把自己最重要的人保护起来,可是你却不在了,那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斑,我不是真的想伤害你,我只是不希望我们的心血被你毁掉,这也是你最初的愿望不是吗?”“柱间,我不怪你,所以你也不要怪自己,你不是说过要保护你的村子吗?我相信就算再来一次你也不会后悔这么做的,就像你说的,不管它变成什么样,它始终是我们的心血,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会保护它的,对吗?”这一次,千手柱间是真的很开心,他就知道,斑永远都是嘴硬心软,“我就知道,斑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啊!!”

几年过去了,千手扉间接任了二代目火影,而千手柱间的妄想症也越来越严重了,千手扉间时常能看到千手柱间一个人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,在自己身旁放一盘豆皮寿司跟一杯茶,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温柔的笑。每当这个时候千手扉间都会皱着眉头快步离开,他知道,大哥的时间不多了。拼命的工作加上滥用木遁,千手柱间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千手柱间说他不希望“斑”为他操心,于是他将火影之位传给了扉间。每天清晨睁开眼都能看到“斑”,这让千手柱间觉得人生简直不能更美好,于是他每天都很开心,这就导致了千手扉间每天都很心塞。

“滴答、滴答、滴答………呜 呜 呜 呜 呜…………是谁?是谁在哭??”千手扉间从梦中惊醒,坐在床铺里大口喘气,梦里的滴水声跟哭声压的他心里堵得慌,正想起来倒杯水喝就听见门外焦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千手扉间皱紧了眉头,尽管一再欺骗自己不想面对,然而这一天还是来了,“扉间大人,扉间大人,柱间大人病重,您快去看看吧!”千手扉间踏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大哥的房间,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自己跟千手柱间的呼吸声,看着躺在床上的人,千手扉间心里竟然慢慢平静下来,然而千手柱间一开口,就让自己的弟弟破了功,“扉间啊,我要去找斑了,木叶就交给你了,你要帮我好好看着它,哦对了还有小纲,小纲也交给你了,你也要好好看着她哦,这孩子木遁没学会我的赌运倒是遗传到了,你可千万别让她把木叶给输出去了啊……”千手扉间努力忍住了冲到嘴边的“闭嘴”二字,心里默念‘这是大哥的遗言,就算不靠谱也要听完’。看着弟弟板着脸隐忍的样子,千手柱间觉得很欣慰,完全不在乎自己又坑了弟弟一把,自顾自的将剩下的话说完“扉间,这几年辛苦你了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!好了,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别说了,斑还在等着我呢。”千手扉间听到前半句话刚想表示感动紧接着就听到后半句,结果就是自己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,大哥就闭上了眼睛。千手扉间不知道他这会儿是该哭还是该笑,“大哥…………木叶我会好好看着,小纲我也会好好照顾,你………算了,让你去揍宇智波斑估计你也下不了手,就这样吧。”

千手柱间觉得无比轻松,终于将所有事情都扔给扉间了,现在可以去见斑了,至于斑会怎么说他,他一点都不在乎。千手柱间开开心心的去了三途川,但是他没有找到他心心念念的斑,那里什么都没有,千手柱间在那里等了很久才终于想到,原来自己被骗了,“看来斑他啊,还活着呢,真好啊………”
千手柱间再也没有消沉过,因为,那个一边嘲笑他一边又安慰他的人再也没出现过。

评论

热度(3)